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种子 >
电梯里
* 来源 :http://www.shengdaxiut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25 20:07 * 浏览 :

小盛说,为其授课的老师是实验班的老师。记者随后又向另一个班里早来的同学求证,6名同学都向记者确认是自己学校里的老师。但对于具体名字他们不肯透露。有的女生神色明显谨慎,有的男生则解释,自己是准高三生,有些老师是从高三下来的,我们认识人,但不知道名字。

这位中年女士向记者透露,此处为“一对一”上课专用场地,“学校”拥有三个校区。

出电梯向左拐进,记者发现五楼同层只有一条路,而这些小教室就分布在两侧。一间“高三专用教室”里,坐有一位身着蓝色上衣的男生小盛(化名),他共报了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英语、语文五门课程,参与大班上课。像他一样的学生并不在少数,其调侃“比上学还要忙”,从早上8时一直上到晚上9时,“如果住的比较远,就每天6点多起床”。

b.经济利益驱动:市场经济环境下,教师和教育本身受市场利益影响。公职教师为增加收入,加入有偿家教行列。

这家名为“赏识教育”的培训机构门外竖有一块写有“通知”的条形黑板,板上陈列出5条注意事项,值得注意的是,在黑板下方写有“名师高手执教,提分提能高效”一行字。这些“名师”来自哪里?记者带着疑问走进这间由民居改装的“学校”,映入眼帘的是一块淡蓝色屏风,一位中年妇女正手写登记册。记者发现,长约2米的屏风后,竟有十余人在上课,桌子、板凳齐全,还配有讲桌和黑板,俨然已成为一个小教室。

“别的孩子补我们不补落后了怎么办?老师把重要的知识点放在和他利益相关的补课课堂上讲怎么办?”家长王女士说,作为一名中学生家长,她深感纠结和痛苦。

d.家长望子成龙心切:现在家庭独生子女居多,家长希望孩子能掌握更多东西,以后成才立业。

27日晚,与某知名中学仅一墙之隔的小区内,一家名为“赏识教育”的补课机构,十几位学生正在上课。 谭琳静 李一凡 摄影报道

7月27日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劳动西路426号的瑞龙阁小区,找到这家自称拥有12年教龄的培训学校。小区地理位置十分优越,距离长沙市四大名校之一的雅礼中学仅一墙之隔,这里也成了刘女士口中的“补课重灾区”。小区十分简单,仅一幢居民楼,但记者在小区内粗略数了一下,发现至少有十五家补课机构在此落地。

“今天8时开课的化学被临时取消了。”小盛一边做题一边向记者介绍,今天化学老师回学校开会,暂停一次。

“在升学指挥棒下,催生了大量社会培训机构诞生,除了少部分上规模的培训机构有自己的师资外,绝大部分培训机构没有自己的师资,公办中学的老师尤其是知名老师、骨干老师成了香饽饽。”欧阳书记说,“一个公办老师在外兼职补课,一个暑假的收入远胜于一年的工资。在这种高昂回报下,老师铤而走险就不足为奇。”他还透露,近日查处了三位公办老师在外兼职为学生补课。

c.优质教育资源短缺:一些薄弱学校的学生希望得到名校教师的家庭辅导。

昨日上午,雅礼中学相关负责人正在参加全市师风师德建设座谈会,这正是长沙市教育局就暑期加大对在职老师管理、禁止在培训机构兼职任教、收取高昂补课费的精神传达会议。记者就赏识教育跟雅礼中学、雅礼老师关系问题,是否存在雅礼实验班、高三老师在该机构兼职并收取高昂补课费的情况向相关负责人求证,引起该校高度重视。该校很快由校纪委书记带队前往赏识教育进行调查。

对策:不断推进招生考试制度改革,真正实现分数不再是衡量中高考唯一标准。

记者在与这名中年女士交谈时,一位60多岁的男子进入房间,自称是该培训学校的校长,姓谢,后由谢校长向记者推荐“一对一”补课价目。谢校长拿来一本题为“收费标准”的册子,指着上面的价格介绍,报的上课次数越多,收费就会越少,即成梯度收费。记者看到,报“10次”班,每次课时长2小时,收费600元,共6000元,一小时300元;“11到30次”班降到每次190元/课时;“31到50次”班,每次课时180元;“51到70次”班则为170元/课时。很显然,后几个梯度的班类总学费已过万元。

近年来,一道道的“禁补令”背后,教育顽疾却“野蛮生长”。公职教师校外补课为何屡禁不止?记者采访了教育学专家,总结出有偿补课的四大原因。

对策:规范教师教学行为,对从事有偿家教者,尤其是上课不讲、课外讲的老师,给予严肃查处。

不过,本报记者于11时40分抵达该培训机构,该机构一切照常。

最近,长沙市纪委、市教育局、市公安局正在组织调查组在全市培训机构明察暗访,并查证确实有公办中学老师在外兼职收取学生高昂补课费。为什么在严厉的查处下,还有老师会铤而走险?长沙市教育局纪委书记欧阳华初说,正是因为庞大的“补课”市场需求,诱人的高昂回报,将少部分公办中学老师拉下了水。

7月28日上午,记者听从谢校长的推荐,来到赏识教育另一教学场地。这所“分校”占地面积较大,位于雅第大厦五楼。不到8时,有不少学生陆陆续续地扎堆乘坐电梯来到雅第大厦五楼。电梯里,记者与几位同学搭讪,得知他们来自雅礼中学、明德中学、二十一中等学校。

刘女士的儿子今年从南雅考入雅礼中学,为了不让儿子输在起跑线,“听说‘雅礼’周边居民楼里名师补课繁多”,于是,刘女士每天陪儿子从开福区赶到雨花区上课,但高价学费让她叫苦不迭:“补习一门课,要花掉我一个月的工资。”

上午11时40分,雅礼中学办公室主任陈良根向本报反馈说,他们前往雅第大厦五楼,“暂时没有发现雅礼的老师在里面上课。”陈良根说,“赏识教育跟我们学校没有任何关系,既不是学校办的,也跟学校老师没有关系。”对此,雅礼中学昨日上午已经向该培训机构提出警告,禁止其打着雅礼名号招生,禁止其聘请雅礼在职老师担任授课老师。

对策:家长需摆正心态,掌握正确的成材观,给孩子们更符合教育本质的引导和健康的生活学习环境。

“查处过程很波折。”欧阳华初说,在一个培训机构,一名公办中学老师宣称自己是应邀为该机构老师培训,没有向学生授课的行为。而在调查过程中,最大的阻力来自家长,一部分家长有强烈的为孩子“赶超”进度的需求,这一点被一些培训机构和少数公职老师利用,采取以家委会名义组织学生在培训机构补课,将“家委会”“家长”当做逃避查处的“挡箭牌”。

近日有一名刘姓家长向本报举报,位于某知名中学旁的居民楼里有一家培训机构,开出“天价”补课账单。“名校老师上一次课开价600元。”这名家长显得十分气愤。

谈及教师资历问题,谢校长十分谨慎,一再保证“我们都是优秀的教师。”随后,在记者的不断追问中,他透露,大部分都是在职教师,且以男教师为主。谢校长还给记者介绍了一位姓李的数学教师,是“今年刚带完高三实验班下来”。当记者问及这里的数学老师有多少时,谢校长随口列举了5名教师,但都只提姓氏,不肯透露具体名字。“我们这里有两个周老师、邓老师、张老师、李老师……”

上周三,本报报道了暗藏在居民楼里的私人补课机构,稿件见报后,引起长沙市教育局等部门高度重视,非法办学的“德雅教育”已于上周四被雨花区教育局、工商等部门查处。不过,昨日记者回访时发现,位于一楼玻璃窗上的“招生”字样已被取下,取而代之的是黑压压的窗帘。

a.升学压力与竞争:应试教育在短期内难以消除,学生进入重点大学的比例有限,为获得高考胜利,聘请教师补课成为必然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